汪曾祺谈吃(汪曾祺谈吃大全肉食者不鄙)

今天的分享向大家简谈汪曾祺谈吃,还有相对应的汪曾祺谈吃大全肉食者不鄙的知识点 ,希望对大家带来帮助,一定要记得收藏本站喔。

本文目录一览:

汪曾祺关于美食的经典语录有哪些?

1、有些东西,本来不吃,吃吃也就习惯了。也就是口味这个东西是没有定性的。有些东西,自己尽可不吃,但不要反对旁人吃。不要以为自己不吃的东西,谁吃,就是岂有此理。一个人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对食物如此,对文化或者其他的东西也是一样。——《汪曾祺谈吃》

2、有毛的不吃掸子,有腿的不吃板凳,大荤不吃死人,小荤不吃苍蝇。——《汪曾祺谈吃》

3、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四方食事》

4、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乡咸鸭蛋,我实在瞧不上。——《慢煮生活》

5、我很想喝一碗咸菜茨菰汤,我想念家乡的雪。——《咸菜茨菰汤》

《寻味 汪曾祺谈吃》|人间知味

世上吃货千千万,好吃的大有人在,嗜吃的也不在少数,唯独会吃的人却真的称得上是寥寥无几。古今中外,爱吃的文人墨客也颇多,但真正能对吃谈得上心得的必得推出一个汪曾祺。

按照汪老的说法,中国人在吃这一事上都颇为精致讲究,就连日常用的食盐也要分个三六九等,什么“桃花盐”“水晶盐”都要讲究个“吴盐胜雪”。而汪老却是其中的异类,他偏不去钻研那些玉盘珍馐,偏要用妙笔盛上一盘盘家常小菜,满满道德烟火气息,却让你读的是有滋有味,恨不得边读边撸起袖子下厨按照书上的单子炒上两盘。

就像评论家所言,汪曾祺的语言拆开来看,都很平常,放在一起,就别有一种韵味。

汪老笔下的美食总是适合我们普通大众芸芸众生的,看着让人舒心妥帖。他惯爱写一些生活当中常见的蔬菜瓜果,却总能写的别有味道。在《萝卜》一文当中,单单是生活当中的一个萝卜,却能写出一个蔚为壮观的大场面。北京的心里美、张家口的白萝卜、江南的萝卜炖汤、四川的萝卜炖牛肉、高邮的腌萝卜干、小酱萝卜、泡萝卜、春萝卜、夏萝卜、秋萝卜、四秋萝卜……简直能撑起一场萝卜宴!

在我看来,能够从新奇的吃食当中找出美味来并不出奇,能够在日常生活当中找出生活的乐子和趣味却是人生的高手。

生活的的确确是平淡的,但生活却有着实是别有一番滋味的。那些永远在自己生活当中讲究为他人摆谱的人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尝尝萝卜的清香,想起来总是一件憾事。

而能够参的透美食已是难得,能从日常小食当中参透人生更是汪老的人生智慧。

苦瓜在蔬菜当中的地位可以说是不尴不尬。喜欢的人把他当做清热解毒的良品,厌恶的却对它的苦味弃之如履。在《吃食和文学》当中汪老就写道;“应该承认苦瓜也是一道菜,谁也不能把苦从五味当中开除出去。”在汪老看来,一部作品既可以是现代主义又可以是现实主义,见仁见智。正如苦瓜,说它是瓜也行,说它是葫芦也行,只要它是可吃的。这正是一个吃货的强大之处,只要能吃,只要好吃。

汪老的文字就是似乎随性而写,但仔细看去却好像不仅仅是在写美食,《葵·薤》一文中他写道:“西红柿、洋葱,几十年前中国还没有,很多人吃不惯,现在不是也都很爱吃了么?许多东西,乍一吃,吃不惯,吃吃,就吃出味儿来了。”而“有些东西,自己尽可不吃,但不要反对旁人吃。”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障碍就像你吃不惯的菜一样,未必真的是无法翻过的坎。但好笑的是,我们失败一次之后,往往就会一辈子去拒绝再次尝试,就像尝试一道你不喜欢的吃食一样。而更滑稽的地方却在于,我们在举步不前之余却把这种放弃当做一种经验传授给其他的人。

我们在毕业的时候在找工作时碰了几次壁,就拿这世界女人就是该回家结婚生子安慰自己,别的姑娘为生活努力打拼,你却急着告诉人家这不是生活潜移默化的规矩。

你在爱情这条路上受过了几次挫折,就拿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所谓的真感情来欺骗自己,看着别人为爱情变成更好的自己,你却想着这样的人不过是侥幸罢了。

我们生活中拥有太多根据自己的喜好对别人的人生指手画脚的人,自己却缺乏一颗可以兼容并包的心,要知道,南甜北咸东辣西酸,人生百味皆靠自人见仁见智,各随尊便,美食如此,人生亦是。

安身之本,必资于食。四方食事,亦可明心见性。

懂得欣赏美食,知悟人生百味,这才是人生该有的模样。

汪曾祺谈吃(汪曾祺谈吃大全肉食者不鄙),第1张

《五味》:汪曾祺谈美食,可谓别样才情

01

初中时学过一篇课文叫《端午的鸭蛋》,老师讲课的时候,告诉我们这是一篇抒发思乡之情的散文,作者看似实在讲鸭蛋,实则是借鸭蛋寄托乡愁。

那时年少,并未对乡愁有多大的感悟,比较感兴趣的反而是质细油多的高邮鸭蛋。从小就比较馋的我,觉得能让一个人念念不忘的咸鸭蛋,想来是极好吃的。

尤其是鸭蛋壳还能装萤火虫,既好吃又充满童趣的咸鸭蛋,让我记住了“汪曾祺”这个名字,但我当时并没产生去看他作品的冲动。

后来高中在一本杂志上偶然看见他写的《咸菜茨菰汤》,不好吃的茨菰关系着家乡的水灾,是对苦难的记忆。

文末的“我很想喝一碗咸菜茨菰汤,我想念家乡的雪”,读来让人心头莫名一酸。汪曾祺写的是食物,却又不仅仅是食物。

后来陆陆续续看过他写的几篇散文,很平凡的食物在他笔下,都被赋予令人垂涎的味道,都饱含普世的温情和独有的记忆。

至此,我把他奉为“美食达人”,一直拜读他的文字到如今。

02

高中曾读《四方食事》,平淡质朴的行文风格,将各种日常食物娓娓道来,让人未见其物却已然心中窥见其形,差点边读边擦口水。

前不久听了 一笑作春风 老师的线上分享课——《如何读透一本书》,她在分享中提到:“要想读透一本书,要品读散文,散文最见作者的功底。至于读什么书,选择自己喜欢的就好。”

我喜欢汪曾祺,也喜欢美食,就又从图书馆借了他的《五味》,一本收录汪老谈吃的32篇文的散文集。

有些以前早就看过,但如今重看一遍,心境却和以往大不相同。

早先读汪曾祺,不过是把他看为一个美食家,现在读汪曾祺,才觉自己浅鄙无知。

文章里流露出的不止情感,还有对文学创作的感悟。他在谈吃,也在抒情,更是在谈写作。

印象最深的是开篇的《葵·薤》,刚巧看过《蔡澜的生活方式》,正吐槽食神的文字毫无文笔之时,汪老从汉乐府的《十五从军征》引入做羹的“葵”,表明自己只见过葵花,不懂持以做羹的葵是什么。紧接着用吴其浚的两本植物学著作解释“葵”就是冬苋菜,并且援引《齐民要术》和《农书》,感慨本是中国主要蔬菜的葵,如今居然没人识得,蔬菜就和世间事物一样,有其兴盛和衰微。

博览群书的见识、深厚的文学功底、通晓世事的豁达,读汪老的文,要是只读出食物的形色味,真的是对他的亵渎。

以前读过他的文,却从没有读透,如今总算能窥见一星半点“超然物外”的道理。

03

汪老说写《葵·薤》这篇随笔,用意就是让年轻人多积累一点生活常识和口味别太窄,收尾的一句“你当然知道,我这里说的,都是和文艺创作有点关系的问题。”

不直接点明用意,而是让你自己领悟,巧妙避开说教的口吻。我就是在讲吃的,它和文艺创作有点关系,至于什么关系,是你自己参透的,所谓的“我不说,你懂的”,真是个爱耍滑头的老顽童。

读其文,如睹其人,只有通透豁达的人,才能写出如此大气的文章。

我在把写文的爱好发展成能力的过程中,也渐渐明白爱写字和会写字之间,并非一字之差。

以前写文章,不过是记录一些伤春悲秋的个人感悟,并不需要多少文学涵养和素材积累。但现在写文已经变成自己的经济来源,爱好逐渐上升为创作的过程里,我发现自己读的书很少,名言佳句所知寥寥,日常也没有留心积累生活里的所见所闻。

我看书的口味很窄,局限于青春小说。上的 沐沐周 对心理学很有研究,每次读她的文,我都不怎么读得懂,总觉得晦涩深奥。平时看书会有意识避开此类文章,现如今看完《五味》,立马借了一本周国平的《妞妞》。

沐沐周说学心理学最大的收获是帮助了自己。没学过心理学的我,看看懂心理学的人写的文字,希望能从此种领悟些许人生之道。

汪老说: “许多东西乍一吃,吃不惯,吃吃,就吃出味来了。”  还没吃习惯心理学的文章,觉得深不可解,以后多读,姑且不奢望参透玄机,只愿能洗涤一些心上的蒙尘便好。

04

汪老一生遍尝无数美食,走过各国的名川河海。

爱吃酸的北方人;爱甜食的广东人;以前不吃苦瓜的北京人;无辣不欢的云贵川;长沙和南京的臭豆腐。每一个地方的特色都如数家珍,口味相似但不同地区的人,将他们常吃的食物一一道来。

他在谈吃,亦在和你谈自己看过的风景,走过的路。

他并不吹嘘自己的阅历,不以自己作家的身份和你大谈“文学之道”。他就只是在谈及苦瓜怎么吃时提及文学创作当中,应该像承认苦瓜也是一道菜一样,评论家和老作家们不要轻易否定自己没有看惯的作品。

吃苦瓜时,未熟瓜果做蔬菜,成熟果瓤可生食。一个作品你可以见仁见智,是探索其哲学蕴味,还是踪迹于美学追求,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哪一个都没有错。

苦瓜是瓜,属于葫芦科,说它是瓜是葫芦都行。一个作品只要它是一个作品,算现实主义还是现代主义都是可以的。

他真的是在用别样的才情谈美食,美食是情感的载体,是创作心得的喻体,美食还是食物本身。

有人说汪曾祺身兼二美:美文家和美食家。我却觉得他还是一个教育家,教你懂得食物里的感情;教你文学创作要兼容并蓄、开阔眼界。

同理,人生里总会遇见很多出人意料的事,有挫折有磨难,但只要活着,就很好。

05

人生在世,总免不了烦忧,但该吃吃,该喝喝,不必难过伤怀。杜甫在《奉赠韦左丞二十二韵》里说:“旅食京华春……残杯和冷炙,到处潜悲辛。”汪老反觉旅行是一种乐趣,途中的食物也是美味,譬如蒙古人的手把肉,半生不熟时味极美。福建云霄的血蚶,直接生吃才最鲜嫩。

文里有着对过往的怀念之情,透露着自己淡定从容的人生态度。 他在七十岁生日时作诗抒怀:“悠悠七十犹耽酒,惟觉登山步履迟。”好一个豪放不羁,不服老的汪曾祺。

汪老提及老了,胃口就差,很多东西也不能吃,再也无法像以前一样恣意地品尝美食了,食道的静脉曲张让他吃苹果都要打成糜状,但他依然能鼓捣出一桌豆腐宴犒劳自己的胃。

生活里那些得知自己患病就怨天尤人的悲观者们,真该好好学学汪老的生活态度。

舍伍德·安德生在《小城畸人》里记一老作家:

汪老借此句话希望自己能像那位老作家一样,童心常绿。还写一些东西,还能陆陆续续地写更多的东西。

他做到了,没有一位写美食的作家,能将食物写得这样超凡脱俗,让普通人顿悟很多人生哲理,也让从事文艺创作的作家们获得启迪。

06

食物有五味,人有喜怒哀惧,万事万物有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作为有思想的人,我们应该多尝尝不同的食物,看淡生命中的忧愁哀伤,学会包容一些不符合自己主流价值观的事物。

品尝美食应当如此,文学创作应当如此,做人,何尝不应如此呢?

《五味》——汪曾祺谈吃散文32篇,汪老在谈吃,但只是在谈吃吗?

是不是只是,我不再赘述。我只想告诉你,他谈美食,和其他人不一样,有着别样的才情。

汪曾祺笔下的生活与美食

1.人生忽如寄,莫辜负茶、汤和好天气。

——汪曾祺《人间有味》

2.一个人口味最好杂一点,耳音要好一些,能多听懂几种方言。口味单调一点,耳音差一点,也不要紧,最要紧的是对生活的兴趣要广一点。

——汪曾祺

3.我所谓的"清香",即食时如坐在河边闻到新涨的春水的气味,好想尝尝。

——汪曾祺

4.有些东西,自己尽可不吃,但不要反对旁人吃。不要以为自己不吃的东西,谁吃,就是岂有此理。他们爱吃,你管的着吗?

—— 汪曾祺

5.高邮大麻鸭是著名的鸭种...还出双黄蛋。端午系百索子,做香角子,贴无毒,贴符,午饭要吃十二红,就是十二道红颜色的菜。

—— 汪曾祺 《五味》

6.一个人的口味要宽一点、杂一点,南甜北咸东辣西酸,都去尝尝。对食物如此,对文化也应该这样。

—— 汪曾祺

7.西瓜以绳络悬之井中,下午剖食,一刀下去,喀嚓有声,凉气四溢,连眼睛都是凉的。

—— 汪曾祺《夏天》

8.许多东西吃不惯,吃吃,就吃出味儿来了。

—— 汪曾祺

9.人,是美的,是诗意的。你很辛苦,很累了,那么坐下来歇一会儿,喝一杯不凉不烫的清茶。不纠结、少俗虑,随遇而安,以一颗初心,安静地慢煮生活。

——汪曾祺《慢煮生活》

10 四方食事,不过一碗人间烟火。

——汪曾祺

11.不很饿,吃米线;倘要充腹耐饥,吃饵块或饵丝。……有一家本来是卖甜品的,忽然别出心裁,添卖牛奶饵丝和甜酒饵丝,生意颇好。……昆明甜酒味浓,甜酒饵丝香,醇,甜,糯。据本省人说:饵块以腾冲的最好。

——汪曾祺 《老味道》

12.世间万物皆有情,难得最是心从容。

——汪曾祺 《人间草木》

13 你很辛苦,很累了,那么坐下来歇一会,喝一杯不凉不烫的清茶。

不纠结、少俗虑,随遇而安,一颗初心,安静地慢煮生活。

——汪曾祺 《慢煮生活》

14.有毛的不吃掸子,有腿的不吃板凳,大荤不吃死人,小荤不吃苍蝇。

——汪曾祺《汪曾祺谈吃》

15.南味的以扬州酱菜为代表,商标为“三和”“四美”。北方酱菜偏咸,南则偏甜。中国好像什么东西都可以拿来酱。萝卜、瓜、莴苣、蒜苗、甘露、藕,乃至花生、核桃、杏仁,无不可酱。中国菜多数要放酱油。西方没有。

——汪曾祺《老味道》

针对汪曾祺谈吃和汪曾祺谈吃大全肉食者不鄙的分享在此就完成了,不知道大家从文中找到需要的内容了吗?如果大家想要了解此类的内容,切记收藏关注该站。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很抱歉,您暂时无法发布评论。需要 登录 后才能发布。